1. 搜知号首页
  2. 商标资讯

一抄再抄!揭露名创优品野蛮扩张的原因 美名“微创新”

       名创优品的产品算抄袭吗?   听到这个问题,名创曾经的运营合作方王阳瞬间坐不住了,“这是名创优品的营销策略,我不认为这是抄,这是微创新。”   名创优品是叶国富与日本设计师三宅顺也在2013年共同创办的快时尚百货品牌,第一家门店开在广州花都区的一条步行街上,产品涵盖日用百货、美妆、数码产品等,初期的价格大部分定在10元。   它从一家街头小店,发展到现在全球超过三千家门店,年营收过百亿。2018年年初,它宣布已经开始启动IPO,准备上市。去年9月,又宣布接受腾讯与高瓴资本10亿元的战略投资。   可以说,去年它在媒体上风光了一把,成为了零售圈的焦点。但是质疑也随之而来。        2018年3月,诺米品牌告名创旗下NOME家居商标侵权;10月,名创优品与插画家白关长达两年的侵权官司以名创的官方道歉正式结束;11月底,平板家具PIY品牌创始人沈文蛟发文《大象从不席地而坐!致叶国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公开指责名创优品侵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名创优品曾经的品牌代理商广东葆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注销)所涉及的65个法律诉讼里,涉及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20个,侵害商标权纠纷4个,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19个。   即使是不关心这些专利纠纷的人,走进名创优品也会觉得处处熟悉,LOGO设计神似优衣库,装修陈列类似MUJI,化妆品神似大牌产品,只是价格更低,几元钱就能买到大牌同款设计,令人无法不怀疑名创优品在设计时就有抄袭的动机。   王阳为名创辩护:“当没有品牌的时候,就是要傍大款,这样才有热点。名创不就炒出了热点吗?”   叶国富也持有相似的观点,去年12月5日,他曾经用“在设计界,从来只是互相借鉴,没有模仿。”这句特朗普女儿说过的话来反击名创抄袭论。   一面是抄袭阴云,另一面是令人惊讶的拓展速度和高营业额,名创优品用“黑红”的方式从一众国产百货中脱颖而出。   名创优品目前在全球拥有两千多名签约设计师,且设计风格以简约为主。从设计上来看,很多产品都能在知名品牌中找到原型,堪称“名牌的简化版”。
一抄再抄!揭露名创优品野蛮扩张的原因 美名“微创新”        名创优品的快速发展中,在知识产权方面却始终带着野蛮的味道。   大肆攻城掠地,市面上的产品都能拿来为它所用,这也让它在这两年始终官司缠身。     平板家具PIY品牌创始人沈文蛟在微信公众号发文《大象从不席地而坐!致叶国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指责名创优品旗下MINIHOME的产品抄袭PIY的NUDE衣帽架。   沈文蛟声称,三月的第一次见面,叶国富还提着一瓶茅台前来,两人相谈甚欢,并且当场敲定了合作意向:在名创家居品牌店开设PIY专区。但在接下来深入接洽的几个月里,名创优品方却将原先议定好的80平米的专区缩水到25平米。   合作因此而终止,

这个表情,大家熟悉吧?无论是微信群里发信息;还是好友单独对话;它都是男女老少网络聊天的必备“神器”。 据腾讯对外公开数据,截至今年3月份,微信已经突破10亿活跃用户其中就有50%的人发过;也就是说有超过5亿人使用过“捂脸”表情 遇到好事了,发

但仅在15天后,MINIHOME却出现了和PIY拥有两大专利的NUDE衣帽架几乎相似的产品,名为“Berge贝瑞格衣帽架”。   沈文蛟原先以为的双赢合作,却成为一场早有预谋的盗窃,而合作条件的降低,看上去更像是逼迫自己放弃合同的娴熟套路。   NUDE衣帽架2014年诞生以来,频繁被盗版,2017年甚至因为盗版猖狂,使这款曾获德国红点最高奖、并入驻多家博物馆的网红产品,在PIY淘宝自营店的日订单仅为两单,工作室一度濒临解散。   对于这次的纠纷,叶国富对媒体回应:“他们所说的那一款衣架在国外早有了,这属于碰瓷营销,所以我们也不想多做回应。”   在《大象从不席地而坐》一文中,沈文蛟表示,如果证实他是碰瓷营销,他愿意开放所有PIY的专利,并终身不再打假。   对于名创优品频繁卷入侵权事件,王阳认为,企业在商业化进程中的微创新,更多利于市场和消费者。“只要企业愿意在败诉后承担抄袭的成本,我觉得这种微创新的方式是没有不合理的。”王阳说。   然而,名创优品方眼中的“福利”,却频频被爆出质量问题。2018年,名创优品壹加壹珠光带刷眼影笔(古铜色)曾被检出有害物质砷过量,同年七月,据界面报道,名创优品腮红在韩国被检测出重金属锑超出标准值十倍。   而在2016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防晒类化妆品实际检出防晒剂成分与产品批件及标识成分不符情况的通告里,名创优品由广州市嘉梦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魅力密码美白防晒霜、魅力密码美白防晒霜&芦荟防晒霜(温和型)、MINISO防晒乳等均在名单中。       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库专家、湘潭大学博士生导师刘友华教授称,国内知识产权维权一直面临着举证难、周期长的问题。    他表示,企业创新需要很高的成本,而侵权的违法成本却不高,导致一些人存在侥幸心理,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同时,一旦被诉侵犯知识产权,行为人常常利用行政诉讼程序作为诉讼策略,反过来争议知识产权的有效性,这样一来,既增加了权利人的维权成本,又极大延长了民事侵权案件的周期。   整个维权过程耗费不少时间和成本,加之单个案件赔偿额不高,还可能有后续执行的问题,刘友华提到,一些人因为这些原因放弃了维权。   虽然数次陷入侵权风波,但是名创优品的发展依然未受到大的影响,投资人也许并不介意名创优品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斑斑劣迹,他们更在意的,是名创优品高歌猛进的发展和令人惊叹的营收数据。  “我觉得名创绝对是为消费者和投资人创造贡献的。站在风口上的企业,谁没有点风风雨雨的呢?”这句点评,多少也体现了名创优品对于侵权的轻视。

现在各种网络品台的出现,对于人们的衣食住行都带来了很大的改变,特别对于我们上班族来说,每天中午吃饭时间各种外卖平台为我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外卖商家,为我们的选择提供了便利条件,这其中“饿了么”就是大部分人的选择。 据悉,中牌网注意到饿了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不代表搜知号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anyut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sou7.net/zixun/649.html